专家观点    |    学术理论    |    研讨会    |
[杨秀]节俗的文化关联:以嘉兴清明节为例
2017/4/1 10:21:30 来源:中原文化研究 选择字号:
       摘要:节日文化一直是民众生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寄寓了人们丰富的情感与美好的愿望。嘉兴清明节的节俗内容涵盖了上坟祭祖、踏青以及浓郁的祈蚕丰收仪式。丰富的节日内涵和繁复的仪式彰显了地域文化的独特性,真切地印证了地方社会里诸如“清明大如年”之类约定俗成的社会规范能够继续在当代社会里发挥作用。由民俗节庆的外在显现,再转入到节日习俗的文化关联,原本普通的生活物品,借助节日这一特殊节点,加上信仰观念的注入,经由一系列仪式过程,诸多民俗事象具有了深层的文化关联。从此点出发,就能理解人们在传统节日里,对仪式的重视和吃穿用的讲究,并非是一种对表面形式的追求和物质欲望的满足,而是祈求长远的美好,这也是节日文化的魅力所在。

      关键词:节俗;文化关联;象征;清明节

      中图分类号:K89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5669(2016)02-0066-04

      节日文化一直是民众生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寄寓了人们丰富的情感与美好的愿望,尤其是春节、清明节、端午节和中秋节等几大传统节日,历经数百乃至上千年的传承变异,每一个节日都有自己独特且多样的节俗仪式和内容。比如春节的节令食品饺子、年糕和汤圆等,虽然早已成为寻常百姓家的日常消费品,但因为是在春节这一辞旧迎新的时间点上,它们便与日常消费品有了象征意义上的不同,韭菜馅的饺子谐音长长久久,芹菜馅的饺子则寓意勤快;而年糕和汤圆象征着生活年年高和合家团圆。清明节的祭祖、踏青等节俗仪式同样有其象征意义。这些节俗仪式和内容承载着厚重的象征文化,使节日成为时间长河中不同于日常的特殊时间节点。本文主要以嘉兴地区的清明节为切入点,看传统节俗如何通过具体的象征途径,与文化建立起关联及有什么样的关联。
  
      一、嘉兴清明节俗概述

      嘉兴隶属于浙江省,地处杭嘉湖平原腹地,是我国江南著名的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稻作文化和蚕桑文化历史悠久且发达。20世纪90年代以前,稻作生产和蚕桑业一直是该地区广大农村的主要产业,民间流传“田好吃一年,蚕好用一年”的说法,足见当地对稻田与蚕桑的重视与依赖。此后,农村产业结构发生改变,青壮劳力逐渐放弃传统的田蚕生产模式,转向高收入的新型养殖、产品加工等行业,只有部分老年人还持续着种田养蚕劳作,但田桑收入也只能补贴家用,已远远不能满足全年的吃用开销。

      从调查资料看,虽然嘉兴农村的产业结构近二三十年来发生了很大改变,但农耕社会中形成的传统节俗文化还在传承。在几大传统节日体系中,除了春节,清明节的地位尤为突出,这里有“清明大如年”之说,清明节的节俗内容也相应比较丰富。嘉兴农村清明节的节期有3天,从清明日算起依次为头清明、二清明和三清明,清明日前一天俗称清明夜,类似于春节的除夕,很多仪式都在清明夜和头清明举行。节俗仪式主要有请神、祭祖、上坟、吃清明夜饭、求蚕神和踏青等。这些本来只是清明节这一时间节点中的习俗行为,但通过特定的地方性知识解释,便与其他文化产生关联,使清明节具有多重文化使命。

      首先,嘉兴的请神祭祖习俗。从清明节的食品来看,大致可分两类:一类是请神祭祖用的供品,另一类是家人自用的食品。这两类食品有部分重合,但有严格的程序,必须是先请神,再祭祖,最后家人食用,自高而低,顺序不能颠倒。所请神灵为天官、蚕花娘娘、海神娘娘和财神等民间信奉的各路神仙。祭祖主要是祭祀自家祖先,顺便也供奉无子嗣的“孤魂野鬼”。请神祭祖都是一家一户单独来做,多在清明节前一天进行,所用的供品食材基本一样,提前备好。前面说过,嘉兴地区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其丰富的物产在清明节的食品中也有体现,既有整只鸡、整条鱼、猪头或大块猪肉,也有糯米粽以及用糯米粉蒸制的多种食品。请神用的鸡和猪肉稍微水煮一下即可,不用烧熟,鱼要用活鱼。请神仪式结束后,把鸡和猪肉回锅做熟,留待祭祖仪式用;把鱼拿到河里放生。俗信认为,鱼游得越远财路越广。再另做一份熟鱼祭祖,这是两者食材的区别所在,其余都一样。有用绿色的草汁糅合糯米粉煎熟的芽麦塌饼,蒸制的清明圆子、茧圆子、立夏狗、困猫等食品。桐乡一带还有用茧圆子垒成“茧山”,外面用不掺和草汁的白米粉一圈圈缠绕,相当于蚕丝。立夏狗是用糯米粉捏制成狗的形状,也有根据家人属相捏出相应的十二生肖形状,也多以立夏狗统称。仪式过后,把立夏狗串起来挂到屋内通风处,待立夏日给家中老人小孩吃,据说可以预防一种叫疰夏的疾病。困猫的形状是卧着睡觉的猫,寄希望家中婴儿在养蚕时节能像困猫那样安睡,家人才能腾出精力全身心投入养蚕劳作中。供品里还有藕,取藕的多丝之相。有些人家最近几年还买来现成的粉丝用作供品,以求神祖保佑蚕茧多丝。除了这些供品,还有上好的时蔬水果和酒水饮料等。

      请神祭祖之后,人们开始忙活自家人的清明夜饭,嘉兴人很看重清明节的家人团聚,看重清明夜饭。除了前面的供品可加工食用外,还有几个也算是必备的清明菜,通常有螺蛳、马兰头野菜等。当地有“清明螺,赛只鹅”的描述,言说清明螺的肥美,挑出螺肉的动作俗称“挑青”,二三十年前,还有将吃完的螺蛳壳扔到房顶的习俗,俗称“赶白虎”“除瓦刺”,这样做都是为了自家养的蚕不生病。食用时令绿色菜蔬,主要是在大地复苏草木生长时节,用绿色代表生命旺盛、生机勃勃的吉祥寓意。据老人回忆,到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的生活还不宽裕,多数人家清明夜饭上的那盘鱼并不舍得吃,而是要留到农历四月二十八日,蚕快结茧时,在请五圣菩萨佑蚕丰收的仪式上再用。这期间自然少不了花心思好生看护,不定时地回锅热透以防变质,不可避免地发霉长毛了,更要及时清理。这盘主要用来摆摆样子,到最后没法吃的鱼,民间又称“看炖鱼”。除了清明,春节期间也有此一习俗。

      其次,嘉兴人的上坟习俗。嘉兴人除了在清明节举行请神祭祖仪式外,春节、七月半和冬节(冬至)也都祭拜,供品照例用鸡鱼肉和时令蔬果等,但没有前述清明节上用糯米粉蒸制成的各种食品。这些节日只是在家中祭拜神灵和先祖,但不上坟,全年的节日中唯有清明节去给先祖上坟。上坟所带的物品与坟墓类别有关,嘉兴地区有些农村已经实行公墓管理,比如桐乡乌镇已经有比较完备的公墓设施和管理。常见的墓穴多一米见方,四角植柏树,墓碑上除名字外,多镶有墓主人照片。来上坟的人多带着印制的大面额冥币和塑料拉花,也有带鲜花或塑料花束的。祭拜时把长长的拉花缠绕在柏树上,祭拜之后,把冥币烧掉,基本就结束了。相较于新式公墓,旧式土坟还是占更大比重,桐乡河山镇的土坟多分散在林间地头。到土坟上坟的人往往要多带一把铁锹作为添土修整的工具,如果坟地周围没有树木,还要插几根竹竿,搭挂拉花式纸钱。修葺完坟墓,再用铁锹在附近挖出上宽下窄的梯形土方,形似量米的升、斗,当地人俗称“升箩”,放到坟上面,借其“升”音,祈求祖先保佑后代的日子节节高升。不同辈分的族中祖先,从高到低依次进行。同姓同宗的远祖坟,坟堆高,拉花多,充分体现了家族力量的优势,同时也是人丁兴旺、后继有人的民俗注解。

      嘉善、海宁等地上坟,还要带上鱼肉、青团子等供品到坟地祭祖。仪式结束后,把供品带回去或留下。几十年前,当地还流行抢坟习俗,即仪式一结束,围观守候的人就一哄而上抢食供品。民间俗信认为越抢越兴旺,抢的人多,预示着这户人家当年诸事兴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抢坟习俗逐渐淡化,多是上坟的人主动将供品拿与旁人分享。

      最后,嘉兴地区清明节俗中的集会、踏青活动。与前面请神祭祖的家户个体活动不同,集会、踏青等活动具有公共性,参与人数众多,场面热闹。嘉兴与湖州交界处的含山,每年清明都有轧蚕花庙会,轧是对含山上人来人往拥挤状态的描绘,蚕花是轧的目标:希望到含山走一走,家中当年的蚕茧丰收。为实现这一目标,还要带上香烛,拜求山上的蚕花娘娘等诸位神仙保佑,买几朵被称为蚕花的专制绢花带回家,放到蚕匾等处,佑蚕丰收。如今,很多农家不再养蚕,但依旧可以用此来求财、求健康长寿、求考学和仕途顺利等。据老年人讲,大约四五十年以前,每逢清明,含山脚下的运河里会集结很多船只,有拜香船、打拳船、高竿船等从事表演活动的船只娱神又娱人。两岸观众云集,商贩穿梭其间。含山周边几十里外的民众都会赶来参加,既是轧蚕花,也是游含山,后者的称谓更能体现清明踏青习俗。阳春三月,草长树绿,加之还未进入农忙季节,正是融入大自然、踏青赏春色的大好时机。与含山轧蚕花同样热闹的还有桐乡双庙渚的蚕花水会。主要表演活动也是在河里进行。陆地上则有拜蚕花娘娘和抬娘娘巡村仪式,祈求蚕花娘娘保佑天蚕茂盛,诸事顺利。


      二、清明节俗的文化关联

      由前述嘉兴清明节习俗可知,多数仪式活动的表象背后都有特指的象征内涵,使得平日里普通的物品在节日里变得不普通,使得某一民俗事象与其他民俗建立起了联系。与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清明节比较,嘉兴地区的节俗内容的确繁复一些,真切地印证了“清明大如年”所蕴含的深意。除了上坟祭祖、踏青等仪式外,还有祈蚕丰收等意愿,这种意愿的表达有直接向神灵诉求的,更多的则是借助传统仪式得以间接展示。

      其一,祈蚕丰收的文化关联。蚕桑业一度是嘉兴人的主要产业,清光绪的《嘉兴府志》载:“禾称天蚕。谓成败衣食凭之,关乎天命,因有以天虫作蚕字。”①因是天虫下凡,供人衣食,嘉兴人对天蚕的重视几乎随时可以感知。除了在具体的蚕事生产环节尽心尽力劳作,还要在看似不相干的诸多仪式中倍加小心。如清明节的请神祭祖仪式,嘉兴人在祭品的准备上,加入了具有特殊指向意义的物品,祈蚕丰收。前文介绍的一些糯米粉制品茧圆子和困猫等就属于此类。这些物品的特殊性,一是在于出现的时间点,是在清明节这一特殊节日里;二是请神祭祖的特定仪式中;三是专属的加工和直白的命名。同样的食材捏制出的不同食品,在信仰领域中其象征意义就不同。名曰茧圆子的,承载着当年蚕茧丰收的使命;困猫则会巫术般地作用于婴孩身上,使其多睡安静,解放成年劳动力,从而间接保证蚕业丰收。虽然如今的蚕桑业已经退出主流产业,不是年轻人的首选行当,但家庭传统祭祀等行为多由五六十岁的老人操持,他们会依惯例准备茧圆子等供品,加入新的丰收诉求。变的只是具体行当所指,对高收入的期盼并没有变。
  
      从这些仪式及物品的表面看,并不直接关乎蚕事生产,但求其丰产的深层意向时时“在场”。可以说,通过传统的象征手段祈蚕丰收,是这里清明节俗的重要文化标志之一。

      其二,清明节与其他特殊时日的关联。前面提到,嘉兴人在清明节时,要做立夏狗,祭拜仪式之后要留待立夏时才食用,其信仰中的特殊效用即是可防食用者在接下来的暑热天气里疰夏②。清明夜饭中的“看炖鱼”也是当时用来“留着看的”。祭祀仪式上和节日餐桌上鱼的“在场”,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仪式感,表明仪式的正式和生活的富足。这些特定程序,将清明节与其他节日关联起来,是一个特殊时间节点与另一个特殊节点的关联,与整个节日体系有了呼应,使清明节既有自己独特的标志性习俗,又不是孤立的存在。当然,人们在很多节日里的信仰诉求都不是单单限定于当时的时间点,而是至少寄托了全年的愿望。

      其三,节日食品的特殊功能。除了供神灵祖先食用的丰盛祭品外,当地人在清明夜饭中保留下来的几个传统菜都被赋予了明确的象征意义。吃螺蛳,再次指向蚕事丰收的目标;而对绿色时蔬的关注,则体现了顺应自然时序,期待生命及一切物事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态势。李亦园说:“中国人的一饮一食都隐含着要表达一种信仰的理念及存在的理想,同时更重要的是表达对完美的追求。”③日常饮食如此,年节等关键时节就更是如此。由此信仰理念出发,就不难理解中国传统节日里,人们对吃的讲究与追求,其看重的不是或者不仅仅是吃本身,而是信仰层面上的理想及预示意义。不单是吃文化,其他如清明踏青等活动,也是在信仰中期望一年里能身体健康,精神饱满。

      其四,祭祖仪式的文化关联。我国很多地区清明节时节都有祭祖上坟习俗,这是后人对祖先慎终追远观念的表达,是对祖先的感念与追思,同时,也是对家族后继有人的符号表达。清光绪《嘉兴府志》载:“清明祭墓,挂纸球先茔,曰:‘标墓。’”④今人在坟地挂拉花的做法,应是挂纸球仪式的当代演绎。既报请祖先保佑,又明示外人此家族有后且从俗敬祖。

      小结

      本文从嘉兴清明节的节俗文化切入,关注节俗的文化关联。嘉兴的清明节俗事象丰富,从中透露出的民俗情怀也相应多样。本是普通的物品,借助节日这一特殊节点,加上信仰观念的注入,经由一系列仪式过程,诸多民俗事象便具有了深层的文化关联。从此点出发,就能理解人们在传统节日里,仪式的讲究和吃穿用的铺排张扬,不是为了一时的表面的享用,而是祈求长远的美好,这也是节日文化被赋予的特殊意义所在。

      注释

      ①参见清光绪五年影印本《嘉兴府志》卷三十三,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80年版,第814页。“禾”是嘉兴的古称。②与此习俗对应,当地还有在立夏和立秋时节“称人”的习俗,主要针对小孩子,看从立夏到立秋间隔3个月的时间里,孩子的体重是增是减。③参见李亦园:《中国饮食文化的理论基础与研究课题——中国饮食文化研讨会专题演讲》,收入《中国饮食文化研讨会》,台湾饮食文化图书馆1989年版,第2页。④参见注①第826页。

  The Cultural Connection of Festivals and Folk Customs:Taking the Qingming Festival in Jiaxing as an Example

  Yang Xiu

  Abstract:The Festival Culture is always one of the important parts ofthe popular life and culture,which embodies the rich feelings and wishes of the public.The contents of the Qingming Festival in Jiaxing include worship at their ancestral graves,spring outing and the ritual of praying silkworm for harvest.The rich festival connotation and complicated rite highlight the uniqueness of local culture,which truly proves that the established social norms such as‘the Qingm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Spring Festival’still have their roles in contemporary society.Then,let’s from the external representation turn to the cultural connection of festival and folk custom.Those common things,by virtue of the festival nexus,adhering the idea of belief,and through some ritual process,have the deep cultural connection with each other.As it is,we can understand that in the traditional festival,paying attention to the rite and food and clothing is not to chase the superficial form and satisfy the material desire,but to express the beautiful wishing for the future.This is also where the festival culture charm is.

  Key words:festivals and folk custom;cultural connection;symbol;Qingming Festival
分享到:
“安吉杯”2018最美中国年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公开招聘
浙江省文化厅关于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
浙江省文化厅办公室关于举办“安吉杯”
浙江省文化厅关于公布第五批浙江省非物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关于财务
浙江省文化厅 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
文化部办公厅关于公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
浙江省文化厅、浙江省旅游局关于第四批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公开招聘
郑云飞
季天渊

第九届浙江*中国非遗博览会

         第九届浙江*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
文化遗产的两个当代考题
文化部非遗司司长陈通:让古老技艺 根
手工艺非遗的新生之道
振兴传统工艺浙江实践的观察与思考
美国《西部民俗》学刊发表“非遗在中国
南京非遗传承人访谈系列——剪纸大师张
武戏断裂危及京剧未来
统筹实施 优化供给 一举多得
 
主办: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
地址:杭州市曙光路53号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 电话:0571-85215853 邮编:310013 传真:0571-85215853
Copyright2013-2015 www.zjfeiy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 05000050号 技术支持:浙江省文化厅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