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    学术理论    |    研讨会    |
[萧 放 李晓冬]成年礼的仪式传统及其当代实践
2017/3/30 9:18:35 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选择字号:
    摘要:成年礼是中国古代重要人生仪式之一。先秦开始的冠礼,经过宋代朱熹等人的变通改良之后,成为后人遵从的成年礼俗,而中国民间社会则存在有各种民俗成年仪式。在近代学校教育兴起之后,传统成年礼在主流社会的地位明显下降。在当代社会,由于教育理念与教育目标贯彻的需要,学校出现了新型的成年仪式。这些成年仪式与传统成年仪式比较起来,缺乏文化内涵。我们在比较传统成年礼、当代学校成年礼以及借鉴台湾地区与东亚国家成年礼俗的基础上,融汇传统与现代文化理念,提出了当代社会重建成年礼俗的设计方案,试图通过时间、空间的设置与礼服、礼乐、礼器、礼文等要素的完善,提供可以操作的完整成年仪式构想,以供有志之士参考。 
  关键词:成年礼;仪式传统;当代实践

  中图分类号:K89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5669(2015)01-0100-06

  据《仪礼》《礼记》等文献记载,冠礼是传统社会重要礼仪内容,历代相沿,但这种成年礼除了皇室贵族之外,庶民较少实行。宋代司马光、朱熹对冠礼等礼仪制度作了适应性的改变,传统冠礼这才有了新的活力。清代由于发式的改变及其他社会原因,冠礼形式与时间发生重要改变,一般将冠礼与婚礼合一,在婚前一日,举行速成的成年仪式。当然,在一些地方还有民俗成年仪式,如“圆锁”“出花园”“做十六岁”等,这些民俗社会的成年仪式至今仍然流行。但当代社会是一个多元文化形态并存的社会,城乡社会的文化目标并不一致。因此,成年仪式有了民俗社会的传统成年仪式与现代学校教育的成年仪式两大形态。

  本文根据成年仪式自身的性质与当代社会文化环境及价值理念的需要,同时拓宽视野,借鉴台湾地区与日、韩国家成人节实践经验,着重从当代成年仪式的时空选择与设置、成年仪式的结构以及象征性文化符号的使用三个方面,尝试构拟一套具有一定人文高度与可操作性的成年仪式方案,以供有志进行礼仪实践的人士参考。

  一、成年礼的传统与

  当代仪式实践的时空选择

  作为生命节点的成年礼,它需要有特定的仪式时空,以保障实现其人生通过的意义。仪式举行时间与空间的选择是特定社会性质的反映,它取决于成年礼的人格期待,以及与整体社会之间的关系。仪式的时间与空间决定了其教育时间的延续性、长期性与教育空间的广泛性与拓展性。由于成年礼是个体由家庭走向社会的通过环节,因此,它对于加速个人成长的文化象征意义明显。

  (一)成年礼仪式的时间选择

  古代冠礼一般在四季之首或岁首举行。《夏小正》记录二月“绥多女士,冠子取妇之时也”[1]23。可见,仲春时节是冠礼、婚礼集中举行的重要时节。《博物记》孝昭皇帝的冠辞上记载:“钦顺仲春之吉辰……始加昭明之元服。”[2]3105《论语·先进》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3]298《四民月令》载有正月“是月也,择元日,可以冠子”[4]1。在万物初生的春季,自然界一片勃勃生机,呈现出生长的力量。这与成人的生命理念是一致的,古人的智慧,总是将社会人事与天道自然协调。

  在民族国家体制之下,当代社会成年礼选择的时间自然有新的特点。目前北京地区十八岁成人仪式活动时间的选择主要有两个标准:一是特定历史事件的纪念日,如“九一八”“一二·九”或五四青年节等具有特殊历史纪念意义的时间点,将受礼者个体生命的成长与国家历史命运的记忆相结合;二是自然的时间,综合考虑自然天气的因素,配合高中学生的学习进度和高考誓师的时间进程,选择在春天举行成人仪式。前者的时间安排,更多考虑到青年人在未来社会的责任担当问题,是国家历史政治教育的一种形式,也是当代学校教育追求的目标之一;而后者则出于自然时间的安排,形式上符合民族文化传统,实际还是有近期功利目的。因此,在全球化时代,该如何设置成年礼时间,实际上是一个重要的文化理念与文化建设问题。

  我们不妨看看现代东亚国家成人礼的时间选择。受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影响,在日本及韩国,古代都有行“冠礼”的传统。日韩法律规定青年满20岁成年①。日本现代社会的成人节是从二战以后逐渐确立的。1948年,日本政府规定,每年1月15日为成人节[5]。1998年,日本修改节日法,规定从2000年起每年1月的第二个星期一为成人节[6]。韩国在高丽时期盛行冠礼。《高丽史·光宗十六年》记载:“十六年春二月加子伯元服立为王太子”,这个记载可视为韩国王室儒教冠礼的开端[7]。韩国现代成年仪式是从1973年开始重新出现的②。1973年、1974年韩国在4月20日举行成年节的活动,从1975年起,为了配合5月份的“青少年月”而改为5月6日,直到1984年最后确立5月第三周的星期一为成人节[8]253。成人节在日本和韩国是法定节日,有统一的时间规定。有时为了便利,各地组织者往往将举行成人节的时间进行微调,改在周末举办。

  在中国社会文化建设过程中,成人仪式举办的时间点,可以跳出特定历史时间的局限,继承我们先民与自然和谐的文化传统,选择四季之首作为成人仪式时间。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自然生命开始焕发生机的时间,庆祝个体生命告别一个阶段,开始新的循环。因此,基于春季蓬勃生命力的象征意义,参考已有成人节实践的经验,春暖花开的时节是举行成人仪式十分恰当而自然的时间。在具体时间节点上,我们可选择中国传统春季节日,例如正月十五元宵节(为新年第一轮圆月升起的日子,象征青年未来的美好愿景)、二月二龙抬头(苍龙七宿的第一宿即角星,二月初在黄昏时分从东方开始升起,民间认为是龙头抬起的时间,它预示苍龙升腾天穹的开始。如果以此时间作成年礼,具有激励青年奋发向上的意义)、二月十五花朝节(花好月圆,象征青春的美好)、立春(四季之首,春天的起点)、春分(古代祭祀太阳的时间,这天昼夜平分,显示自然的公正。由此我们可以昭示未来的成年人在公共社会的担当)等时间,将成年仪式与中国传统节日的时间节点相融合,赋予成年仪式更深厚的文化内涵。

  (二)成年礼仪式的空间设置

  仪式空间的选择与布置对于现场仪式感的效果营造有很大的影响。在日本,成人节是由各级地方政府部门统一组织筹备[9]19。在成人节之前,政府相关部门会向适龄青年的家庭发放举行集体成人节的通知,邀请适龄青年和家长自愿报名参加③。根据参与者的数量与规模,仪式地点一般选择所在地的公会堂、文化馆或者区民会馆等公共场所[6]。韩国的成人节则是年轻人的节日,大部分地区年轻人自己在这一天举行庆祝活动,有些地区政府部门则会组织举行传统成年仪式,邀请当地适龄青年参与④。由地区政府部门主办的成年仪式,一般选在大学或具有特殊历史文化意义的景点举行,例如首尔景福宫、庆熙宫、南山谷韩屋村等⑤。

  成年仪式作为一种宣布告别青少年时期,迈入成年社会的过渡仪式,空间设置应该遵循一定的原则,要能够营造出神圣与庄严的仪式感,能够唤起受礼者对于民族社会的情感,意识到自己将从小家庭走入大社会,成为社会的一员。所以,当代中国成年仪式多选择在地方公共文化、社会生活的空间中,或具有特殊历史传统意义、地标特征明显的地点举行,如北京地区可以选择国子监、圆明园、长城、天坛、地坛等。

  台湾辅仁大学国文系在举行成年仪式时首先会举行家祭。在会场的正前方摆放大的案桌作为祭坛,坛上有“中华民族列祖列宗”的灵牌,坛后上方会贴有成年礼的横幅字样,坛上以花卉装扮,敬献果品等物⑥。广东东莞台商子弟学校举行成年仪式时,会设立台案供桌,供奉始祖炎帝、黄帝之神位⑦。他们模仿古代冠礼“告于庙”的传统形式,在成年仪式中保留敬香祭祖的环节。这样的空间布置彰显了对历史传统的传承意味,表达了对祖宗先辈的敬仰之情,也表现了成年仪式内在的构建社会伦理秩序的基本功能。在中国民俗社会的成年仪式实践中,祭祖也是必需的环节。所以,仪式空间的特定布置往往与仪式环节的设置是密切相关的。敬奉祖先,慎终追远,作为“礼”基本的情感诉求,在当代成年仪式实践中是十分值得吸收和采纳的。
  二、当代成年礼仪式的结构

  本部分将借鉴国内外已有的成功案例,从仪式的基本结构内容出发,重点阐述仪式主持与嘉宾的选择、仪式过程的环节设置两方面问题。

  (一)成年礼仪式的主持与嘉宾

  在传统冠礼中,仪式的主持人需要占卜而定,一般都会邀请当地有声望的人士为主宾,家族成员及亲友都会出席观礼,受礼者的父母作为仪式的主办者,有着重要地位。在泉州成年礼仪式过程中,父母作为仪式的主办人,一般会邀请具有巫师性质的专业仪式主持人负责主导仪式流程,在祭祀仪式过程中,除了家庭成员,没有其他嘉宾的介入。而在中学的成年礼仪式,仪式的话语权在于学校,他们掌握了仪式活动的全过程并引导仪式活动的顺利开展,在具体主持人的选择上则具有随机性,往往由学生担任此角色;父母的主体地位则发生了质的改变,他们作为观礼嘉宾,没有足够程度地参与其中。

  日本、韩国的成人节是由地方政府部门主办,所以仪式的主持人往往由地方官员担任,此外行政长官、议员、地方名人、社会各界的成功人士等常常被邀请作为仪式的重要嘉宾,发表致辞[6]。他们或勉励受礼者,从即日起要承担作为成年人的社会责任,或结合自身经历,鼓励受礼者树立正确人生价值观,不断奋斗,勇于拼搏。例如,现任韩国总统朴槿惠早年在做议员时,曾担任过成人仪式的嘉宾并致辞⑧。

  成年仪式是一个严肃而庄重的仪式。举行集体成人仪式应该借鉴传统成年仪式的方式,选择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来主持,他不仅需要掌握仪式的进程,更重要的是要引导受礼者去完成“成年”这一过渡,有声望的长者具备精神上的信服力和感染力,这对仪式的成功有很大作用。此外,可以将成年仪式作为地方传统文化建设推广的项目,邀请政府官员或社会名人作为仪式的主要嘉宾,一同勉励和见证受礼者的成年之礼,对受礼者而言也能因此而受到鼓舞。而父母作为嘉宾角色出现在集体的成年仪式上,不应该仅是见证者,更应该是教育者,所以在仪式环节的设置上需要增加父母角色的作用。

  (二)成年礼仪式环节的设计

  传统冠礼最核心的环节在于三次加冠,服饰和冠的变化是成年仪式最醒目的标志。广东东莞台商子弟学校举行成年仪式就对此进行过尝试,受礼者着明制道袍进行三加仪式:始加礼时,学子向父母行跪拜礼,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家长们则向成年的孩子们叮嘱传家语;再加礼时,学校师长向学子赠送成年贺礼;三加礼则由参与该校成人礼的各界领导嘉宾为学生授方巾小帽⑦。韩国部分地方举行的成年仪式也保留传统加冠仪式,分别为男生、女生进行加冠,男生带的是韩国传统乌纱帽,女生带的是传统的花冠⑤。

  “礼”的精髓在于恰如其分的处事行为,在当代社会文化背景下,进行成年仪式实践,一味地复古或模仿并不合适。“冠”已经失去了它原先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和象征意义,加冠环节可以采用其他方式进行替代和改造。台湾辅仁大学国文系成年仪式上有一个“披巾”环节,即由主宾为受礼者披上写有“弃尔幼志,顺尔成德”的绶带,以替代“加冠”“加笄”仪式⑥。这是一个既传统又现代的成年服饰礼俗行为,值得借鉴。“披巾”避免了性别区别的困扰,而且在绶带上绣上“弃尔幼志,顺尔成德”的纹样,也很恰当地表达了社会对于青年的基本期许,完成角色转变,完善人格修养。另外,绶带上可以绣上每一个受礼者的姓名,使得每个人得到的成年标识都是独一无二的,更具纪念意义。

  解决了“加冠”的替代方式,结合历史文献资料和田野调查材料,同时借鉴日韩成年节的庆祝活动以及台湾辅仁大学的成年仪式设计思路,我们可以对成年仪式的完整流程进行适当设计,主要包括:开场,仪式正式开始之前可以播放介绍传统冠礼的短片,让受礼者了解中国成年仪式的历史渊源与文化意义;奏乐(编钟古乐);祭祖,受礼者一同鞠躬敬祖,以誓成年;主宾致辞,司仪诵念成年祝辞;受礼者就位,拜谢父母;司仪带领,进行宣誓,签署成年宣言;礼成。

  日本和韩国都非常强调地方文化传统的传承。在成人节上,往往会设计一些传统文艺项目的表演或民俗活动的展示,邀请受礼者参与表演,这些传统民俗活动能够使受礼者亲自参予民族文化传承的过程。例如,在日本福冈县八女市的成年仪式,传统的“成人太鼓”节目延续了十二年[10];石川县七尾市2008年成人仪式上由受礼者表演了具有代表性的夏季传统活动“石崎神灯节”中的神灯狂舞[6]。广东东莞台商子弟学校成年仪式上也会举行“八佾舞”祭拜炎黄二帝。

  在成年仪式上进行民族或地方传统文化的展示,对受礼者而言不仅仅是一次视觉的盛宴,通过了解、互动,受礼者可以感知本民族文化的魅力,增进民族文化认同感,实现对受礼者进行现代公民和民族传统文化的双重教育。而这些,相比现代快餐式的通俗文艺表演更有历史的厚重和启发意义。

  “能否设计出一个丰富而有意义的成年礼仪式,取决于我们对于成年教育的理念,而这种理念应该是能够与日常生活相契合,成年仪式应是不脱离于日常性生活,又与之区别的特殊时空存在。”[11]为实现更好的教育效果,在条件允许下,成年仪式可以配合一系列的课外拓展活动,例如浙江大学每年的徒步毅行活动;或者组织学生参与某些社会事务的协商过程,例如听证会。这将“有助于他们形成即将作为公民参与社会和政治过程的民主意识以及关于自身公民权利和义务的真实内涵”[11]。
  三、成年礼仪式中象征性

  文化符号的使用

  仪式是一个通过一系列富有象征意义的文化符号,向参与者传达情感的过程。在成年礼仪式上,特定文化符号的使用,往往比一切语言都更加能够增强仪式感,营造动人心魄的仪式效果。我们尝试提出一套符合当代社会需要的成年仪式方案,也会涉及一些文化符号的运用。

  (一)服饰

  服饰,是成年礼仪式上最明显的一个文化符号。在中国传统礼乐文化系统中,章服文化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的服饰形制积淀了许多约定俗成的象征意义,集中体现了中国社会以家庭为基础的宗法伦理观念。在不同的礼仪场合,对应有不同的服饰和配饰要求,服饰是礼制的外在反映。

  当下,不论是民俗社会的成年仪式,还是中学的成人仪式,服饰都没有统一的规范。例如泉州的成丁礼,只要求受礼者穿着崭新的红色衣服即可。北京中学的成年仪式则一般要求学生着正装或是礼服。这些现代服装有其审美和便捷,但是缺乏深厚的文化意蕴,显得单薄。

  近年来,随着中国传统国学文化的复兴,社会上也掀起了一股汉服热。在经历了千年的历史沉淀,汉服在当代社会已经失去了实用性,但作为礼服,它融合了民族固有的文化审美内涵,是一种精神象征物。而在成年仪式这一特定的时间、空间里面,选择和继承民族传统服饰,能够从外观上营造出一种仪式氛围,也能够很好地表达对祖先文化传统的尊重和敬畏。但是具体怎样设计汉服,还需要慎重考虑,不能一味、简单地模仿和复制。

  韩国成人节仪式誓词从现在起,我就是一名成年人。孝敬父母,尊敬长辈,热爱国家,按照国家的规章制度、法律政策约束自己的行为与言行,并履行自己的义务与责任。我将用成年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接受别人的帮助与监督,努力克服自己的缺点,弥补不足,争取早日在思想、行动上成为一名真正的成年人。

  台湾辅仁大学国文系(2013)成年礼祝文维夏历岁次癸巳年十一月十六日,谨以香花素果,祭告中华民族列祖列宗之灵。兹有辅仁大学中国文学系简圣峰、詹予菲等一百二十二名,今年欣逢双十之龄,詹此佳月吉辰,敬行成年之礼,敢请列祖列宗垂佑。吉日令时,行此嘉礼,炎黄世冑。顶天立地。尚飨。

  广东东莞台商子弟学校成年礼祝辞维我中华,东亚之光,炎黄世胄,鸿图大同;四维八德,卫道充充,诗礼教化,温馨融融;圣人制礼,正俗易风,士冠揖射,传世隆弸;庠序之义,兴学树人,交流两岸,文化同功;潢涌福地,四水归堂,巍峨黉宇,巨擘辉煌;台商子弟,天伦圆梦,进学受教,儒道为重;遵古礼行,仪节典范,诗书义理,实践於兹;吉时令节,遵礼为之,殷殷学子,伏祈佑之。

  (二)礼辞

  器物、文辞这些都是“礼”具体的承载物质。因此,成年仪式上的祝辞或者誓词也是十分重要的。通过礼辞,成年仪式的教育目标和文化价值观念都能得到体现。受礼者也能直观地通过语辞,进行体悟和自省。

  从上表中可以明显看出,成年仪式的礼辞都传达了对受礼者殷切的期盼与寄托,如果能够融入民族的大义,也能够结合受礼者日常的生活实践,这样的礼辞会有更强的感染力和指导性。

  (三)成年礼物

  成年仪式对青年成长而言是特殊的生命体验。在中国民俗社会的成年仪式中,长辈往往通过赠予受礼者成年礼物来表达对受礼者的关爱和祝福。例如,泉州“过十六岁”生日仪式,父母亲友赠送受礼者黄金饰品、红包、衣物及其他礼物。北京中学的成人仪式活动中,学校赠予受礼者精心制作的成年纪念册,父母赠送包含浓浓深情的一封家书。在韩国,香水、20枝玫瑰、蛋糕则是受礼者在成人节当天收到的最为经典的成年礼物④。这些礼物,一方面见证了受礼者生命的如花绽放,另一方面也暗示了受礼者真正拥有了恋爱、婚姻生活等权利。

  成年礼物作为一种纪念性的符号,对于受礼者而言可以起到鼓励、振奋的作用。针对目前成年仪式实践欠缺的“成年”人格的培养和人文关怀,可以编写一本成年手册作为成年礼物,为受礼者提供可供操作的人生建议。当然,对受礼者角色转变的认同和接纳,以平等的成年人姿态,以及成年的行为规范要求和对待受礼者,协助受礼者实现身份转换时面临的困惑与难关,早日实现“成年”转型,才是最具有价值和意义的礼物。

  结语

  当代社会,价值取向是多元的,成年仪式实践并不需要追求绝对的一致性,文化符号的象征也应当具有多样化的丰富内涵,富有个性化的成年仪式也是值得提倡的。但是仪式中最基本的要素应该有所选择和坚持,才能实现成年教育的目标,完成其社会使命。本文的目的不在于提出一种唯一的解决方案,而是在对历史传统的梳理和对当代中国存活的成年仪式及可资借鉴的成年礼俗进行比较分析的基础上,提供一种可供参考和借鉴的成年仪式实践指南。当然,这些设计构想是否能够为当代成年仪式的实践开拓思路,还需要在实践中进行检验。同时,也希望更多的人去关注当代成年仪式的多样化实践,思考在当代社会如何合理恰当地改造和利用传统文化资源。

  注释

  ①调查者:李晓冬。受访者:崔至延,女,韩国人,北京师范大学留学生。调查地点:北京师范大学新松公寓。调查时间:2014年4月16日;受访者:明神早纪,女,日本人,北京师范大学中文进修生。调查地点:北京师范大学励耘学苑。调查时间:2014年4月18日。②调查者:李晓冬。受访者:金慧美,女,韩国人,北京师范大学留学生;朴锡天,男,韩国人,北京师范大学留学生。调查地点:北京师范大学兰慧公寓咖啡厅。调查时间:2014年4月17日。③同①中后一受访者。④同①中前一受访者。⑤同②,调查时间:2014年4月17日。⑥台湾辅仁大学国文系2013年成年礼方案由国文系陈志源老师提供,2014年4月12日。⑦参考中国台湾网新闻资讯http://www.taiwan.cn/local/xinwentupian/201403/t20140331_5930574.htm⑧调查者:李晓冬。受访者:洪秀贞,女,韩国人,北京师范大学留学生;金东夏,男,韩国人,北京师范大学留学生。调查地点:北京师范大学新松公寓。调查时间:2014年4月15日。

  参考文献

  [1]夏纬英.夏小正经文校释[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1.

  [2]〔晋〕司马彪撰,〔梁〕刘昭注.续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2012.

  [3]钱穆.论语新解[M].北京:三联书店,2007.

  [4]廖启愉.四民月令辑释[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1.

  [5]潘梅.仪式中的隐性德育——以日本现代成人礼为例[J].基础教育参考,2010(5).

  [6]武小燕.日本“成人式”的现状及其启示[J].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1).

  [7]金英模.韩国的传统冠礼[J].当代韩国,1994(4).

  [8]田景编.韩国文化论[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10.

  [9]张爱平等编.日本文化[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4.

  [10]郑琼琼,潘梅.中日比较视域下的现代“成人礼”仪式之建构[M].中国德育,2011(2).

  [11]阎光才.成人仪式的象征与教育日常生活[J].教育科学研究,2005(9).
分享到: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 国务院扶贫办综合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大力振兴贫困地
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
文化和旅游部关于表彰全国非物质文化遗
文化和旅游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发布
浙江省文化厅办公室关于开展“百工百匠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浙江主
浙江省文化厅关于举办第二届“中国浙江
浙江省文化厅办公室关于组织举办第13
文化部非遗司关于做好2018“文化和
郑云飞
季天渊

2018文化遗产日

         ……
湖南:深入校园传递非遗“接力棒”
“故事小镇”的文化振兴
雕版印刷技艺的传承之路
影像的力量
“叠写” 的限度 ——一个大理节庆的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内蒙古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广西非物质文化遗
福建:传承八闽文脉 建设文化强省
 
主办: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
地址:杭州市曙光路53号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 电话:0571-85215853 邮编:310013 传真:0571-85215853
Copyright2013-2015 www.zjfeiy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 05000050号 技术支持:浙江省文化厅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