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瓷村里的年迈文保员
2016/9/8 16:30:01 来源:江山市文化馆 徐波 2013年01月30日 选择字号:
 

  在上海博物馆,有一个占地面积达百余平方米的古瓷村生产工序模型,上面写着:江山县三卿口古瓷村。在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也有一个按1:1比例仿制成的三卿口古瓷村龙窑。
  三卿口古瓷村位于江山市峡口镇南2公里处,介于江郎山和仙霞关之间。它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窑址,是中国早期青花瓷的发祥地之一。自1979年被发现以来,其保留完整的生产设施、工场布局、技术工艺及生产组织方式,被许多专家称为“中国古代制瓷工艺的活化石、活教材”。2008年三卿口古瓷村被国务院正式批准为全国第六批重点文保单位;2012年,三卿口传统制瓷工艺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


  带着对传统文化的敬仰和热爱,我和本市文物干部一起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古瓷村。路上,文物干部跟我谈起古瓷村有个文保员黄洪益,今年已经有70多岁了,是个退休教师。自任古瓷村的文保员以来,一直尽心尽责,还受到了浙江省考古所副所长的表扬。在一般人的眼里,70多岁应该是在家中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欢乐时光,是什么东西促使他这般敬业呢?他是个怎样的人呢?我不仅对他也产生了兴趣。
  车子缓缓地滑过狭小、蜿蜒的乡间小道,在一片空地上停下。我们一开车门,远处淙淙的山泉盈贯双耳,如琴筑交奏;举目四望,一片碧绿扑面而来,几间本地特有的泥房层层叠叠地悬在半山中,墙上的土黄色与屋后的翠绿交相辉映,画面美丽悦目。
  村里许多老人坐在门口静静地享受着冬日的阳光,一听我们在询问文保员,有的说:刚刚还看到他在打捞小溪里的垃圾;另一人说:会不会去巡逻了,他每天都要到那些老房子里走走的。
  远处传来沙沙的声音,是村民从山上拉了一捆竹枝,得知我们在询问村里的文保员黄洪益先生后,面带微笑地轻言:“请到我家坐坐吧。”原来她就黄先生的妻子。听到有陌生的脚步声,两只家犬从小巷中冲出,吓得我们不敢前行。随后,便看到了精神矍铄的小个子老人,文物干部跟我介绍说,这就是黄洪益老先生。
  黄先生的家也是用本地特有的黄泥土垒成的,一进门便看见一张红纸黑字的“座右铭”贴在墙上,上面写着:眼睛亮一点,说话轻一点,胸怀宽一点,做事实一点,效率高一点,奉献多一点等字样,边上紧挨着“江山市文保员工作职责”。听说我们要去龙窑,黄先生立马跟妻子打了声招呼就要往外走,两只家犬欢快地跟在后面。妻子在房内问了一声,黄先生说没有事的。
  原来,前两天下暴雨,山上的积水往下倒,漫过了小溪,淹没了山路。一连几天,积水都没有办法排出,雨还是下个不停,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担心拉胚房内的墙壁受潮坍塌,压坏了房内的东西。不顾妻子的劝阻和个人安危,冒雨前行,一人来到了拉胚房内,一连搬了三天,才将墙边的“生坯碗”全部挪开。搬好之后,又想起西山坡上的龙窑,又拿了锄头赶往西山坡。到了西山坡,看见龙窑上端的积水只往房里冲,又马不停蹄地冒雨在坡上开了一条水沟引水。待水沟挖好,整个人都湿透了,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回家后因疲劳过度,又受了凉,就生病了。妻子刚刚在问他药吃了没有。
  文物干部说:“有些力气活,可以请别人代劳的。”
  妻子说:“这些东西,在他眼里都是宝贝,别人都动不得的。”
  黄洪益:“这些碗都是生坯做的,别人搬,要破掉的,我不放心。这些都是文物,是国家的东西,毁坏了就没有了。”
  黄老先生一边领着我们,一边跟我们说: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天气恶劣的时候,尤其是下暴雨、雪。一下雨雪,他就整夜不能睡觉,有时连夜都要起床赶到文保点,看到那些东西安然无恙后,才能放心的回家。大雨过后,便要到坡地边看看有没有积水,紧急时还要冒雨筑沟引水。平时,他每天都要到村里的各个文保点去看看,村里的文保点比较多,而且分散,一圈下来差不多要一两小时,遇到小问题,通常就自己解决了。
  说话间,我们来到一座依山而筑的斜坡房前,与其说是房子,不如说是亭子,三面没有墙壁,最后面挨着山坡当墙,山坡下面有一条黄先生挖出的深水沟。亭子分左右两边,右边是由一孔孔顺着山势而下互通的窑室相连而成的龙窑;左边是一层层顺势而上的木结构搭建而成的空地,根据地势分成四层,空地上搭建了固定的木架,作晾生坯用,生坯晾干后直接送入右边的窑洞煅烧。从房外望去,斑驳的窑头和乌黑陈旧的房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苍老,这条长形的窑炉如长龙卧坡,气势非凡。
  房前的梁、柱上分别贴了两张红纸,是黄老先生亲自书写的有关文物保护要求的告示,如此的告示基本在村中每个文保点都可以看到,几年时间在他手上写出的告示差不多有上千张了。房内干净整齐,据黄先生介绍,他每天除了日常巡视之外,都要到各个文保点打扫卫生,清除杂物竹叶。有时忙不过来,还拉上妻子和家里人一起干。
  文物干部说:“一般没有特殊的事情,他都在文保点上。他有四个儿女,好多次打电话让他去玩,他都没有去。”
  他说:“走不开,心里挂念着啊。”
  现在,我开始佩服起70高龄的他来了,全村近百个文保点,每个文保点的卫生,交由年轻人做也差不多需要半天时间!无怪乎,省考古所的领导在考察了古瓷村的现场后会称赞:作为文保员能做到这些,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有文保所的单位也不一定能管理得这么好!


  从村西山坡的龙窑下来,一路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个水池,那就是瓷土在沉腐、拉胚前经过的淘洗池。水池边上就是拉胚房,房内的布置与原先一模一样,只是略显陈旧,但当年的辉煌仍依稀可见。
  黄老先生指着拉胚的工具,激动地对我们说:“这道工序,与清湖和睦的黑陶工艺不同,是我们黄氏特有的,我用此方法,40公分高的坯土,可以做17个碗。”说完,脸上不无得意。接着,他便滔滔不绝地跟我们说起,他小时候和父亲、爷爷一起学做瓷碗的快乐时光。从他的话语里,我看到了古瓷村昔日繁华盛景,感到了他对父辈的敬仰和爱戴,还有一种骄傲。这就是让他多年如一日坚持在文保岗位默默奉献自己的动力?还是文化的自觉和自豪感?
  瓷土在淘洗前要经过粉碎,这是一个繁重的体力活,古瓷村的先人们巧妙地利用了溪流自然落差产生的动力。沿着山间蜿蜒的小道拾级而上,相伴左右的山间小溪若隐若现,时而听到涓涓的流水声,时而看到山泉激石时,产生的滚雪飞花的天然绝景,妙不可言。山道水流边,间隔一段路程就可以发现一座水碓房,每个水碓房设有一个木制转轮,四个石质石臼,从山上采集来的瓷土就放在这里粉碎,水流碓转,一担担的瓷土块就变成了小块,经过一个个水碓房后,变成了粉末。这样的水碓房,从山顶到淘洗池之间,现存的有六七个。如今,古老的水碓已经长起了青苔。但是,依然可以想象古瓷村当年的繁华。
  水碓顶的山道边,树立着一排的钢筋栅栏。黄老先生说:“这些是防止山民扛竹时不小心打破了碓顶的瓦片安置的。这些东西都是祖辈留下的产业,不能让它们就这么毁了。我曾经也是从事教育工作的,知道文化的力量。我这把年纪了,虽然,不能给社会做出贡献,却也要给社会留下印象。”
  黄先生的细致周到、尽心尽责和意味深长,不仅让我想起了黄氏的先人们。在品味昔日的繁华和今日的沉寂之间,我仿佛听到了一声长叹和一声感慨。是时代的潮流遗忘了古瓷村,还是古瓷村拒绝了时代的潮流呢?
  山道两边修竹丛生,微风过处,珊珊然如清赖之音。这个季节不时有山民从山顶扛着长竹而下,长长的竹竿拍打着石阶,随着山民的步伐,发出啪啪之声,宛如乐人击拍。一时间,珊珊竹叶声、淙淙山泉声、啪啪打击声、水碓转动时的碎土声,同时奏响,犹如山间的天籁之音。200年前的黄氏祖先是否也是领略到此间的妙处才驻留在此的呢?登高远望,抚今怀古,遐思悠然。

(江山市文化馆 徐波 2013年01月30日)

分享到: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 国务院扶贫办综合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大力振兴贫困地
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
文化和旅游部关于表彰全国非物质文化遗
文化和旅游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发布
浙江省文化厅办公室关于开展“百工百匠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浙江主
浙江省文化厅关于举办第二届“中国浙江
浙江省文化厅办公室关于组织举办第13
文化部非遗司关于做好2018“文化和
郑云飞
季天渊

2018文化遗产日

         ……
湖南:深入校园传递非遗“接力棒”
“故事小镇”的文化振兴
雕版印刷技艺的传承之路
影像的力量
“叠写” 的限度 ——一个大理节庆的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内蒙古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广西非物质文化遗
福建:传承八闽文脉 建设文化强省
 
主办: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
地址:杭州市曙光路53号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 电话:0571-85215853 邮编:310013 传真:0571-85215853
Copyright2013-2015 www.zjfeiy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 05000050号 技术支持:浙江省文化厅信息中心